1/133页 共3965

《好鸟高枝图》:浊世小民盼清官

时间:2020-9-19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李益炯、李熊熊/浙江杭州


图1 晚明瓷画《花鸟图》

  晚明瓷画有一种花鸟图,画法相当怪异。如图1、图2:一株小树,花好叶茂,但树上一只鸟有点不太正常,似乎是倒挂在细细的树枝上面。而鸟的倒挂还不是自然的垂挂,重心严重偏右,看上去很别扭。这样的花鸟图画法,初见时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看懂图3这幅瓷画后,才恍然大悟。

图2 晚明瓷画《花鸟图》

图3 晚明的一幅线描瓷画

图4 晚明的一幅线描瓷画背面

  图3是晚明的一幅线描瓷画,笔法简练。画面中右侧有一株粗壮的树,树干高矗入云;云层里又伸下来一根树枝,树枝上停着一只鸟;画的左侧天空中点缀着云朵,下方地面有一丛竹叶。图4是图3的背面,显示器物的底部有晚明瓷器多见的跳刀纹,而“美器”二字则是天启年间的常见款识。由这个款识,我们可以确定这幅瓷画是天启时期的作品。

  图3这幅瓷画在表达什么画意呢?画面中的主角当然是那只鸟,它有长尾为特征,应该是喜鹊。喜鹊登枝在传统文化中可以有不同的解释,比如最常见的“喜上梅梢”图,画喜鹊停在开着梅花的树枝上,借用喜鹊的“喜”字和梅花的“梅”字,一语双关来表示人的“喜上眉梢”。图3上的喜鹊,非登梅枝,显然另有画意。我们认为,此图喜鹊在扮演“好鸟”的角色,应名之为《好鸟高枝图》。

  “好鸟高枝”其实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种意象,最早出现在三国曹植的一首名为《公宴》的诗里。《公宴》写曹丕、曹植兄弟和一批客人夜游西园纵情宴乐的情景,其中有这样两句:“潜鱼跃清波,好鸟鸣高枝。”诗句是在形容宴乐场景的美妙,但“好鸟鸣高枝”的意象却给后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唐代郑兖曾作一诗,诗名便是《好鸟鸣高枝》。宋代陆游则有“鹊占高枝嚄唶声”的诗句,“嚄唶”是大声呼叫之意。

  图3是将“好鸟鸣高枝”的诗意转化成了画面。大树高矗入云,云中下探一枝,喜鹊停在树枝上,表达的正是“好鸟鸣高枝”之意。在这里,“好鸟”是清官的象征,“高枝”是朝廷重要官职的象征。“好鸟鸣高枝”的画意,就是盼望清官登上高位。而树下的那蓬竹叶,则是以谐音的修辞手法对“好鸟鸣高枝”表示祝愿。这样一幅瓷画的出现,应与当时社会的政治背景有关。

  明代天启年间,政治上可以说是非常黑暗的一个时期。内廷有魏忠贤操弄大权,外朝有顾秉谦、崔呈秀等人趋炎附势,他们狼狈为奸残酷迫害东林党人,整个官场几乎没有忠良之士的立足之地。针对这样的局面,瓷画上罕见地出现了一批抨击卑劣官场的作品,比如怒骂官员为“禽兽”“硕鼠”,将太师魏良卿画成狮子狗等。除抨击之外,也有盼望清正官员能够占据要津,主持正义的一类作品,《好鸟高枝图》就是这种主题的实例之一。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图1、图2两幅瓷画,它们其实也是《好鸟高枝图》,只是因为画面简化而不如图3那样表意明确。

  正确观赏图1、图2的方法,应该是把画面倒过来看。比如图1,倒过来看就很清楚,小树其实是一根从高空下垂的树枝,鸟停在树枝上高昂着头颅,既自然又气质不凡,不愧是只“好鸟”。与图3相比,图1的画法省略了大地、树干、云朵等标示方位的元素,但我们从树枝自空而降的视角观赏,可以想象出来画面外一定有一株高大的乔木,才会有如此“高枝”供“好鸟”停栖。工匠之所以要如此画《好鸟高枝图》,一个原因可能是为了节约工本,小器物上不宜画过于复杂的画面,另一个原因则可能是怕画意触犯权贵,遭到政治迫害。

  再来看图2,在树枝的根部画着一些植物的叶子。这可以理解为是地面的草叶,也可以理解为在空中的竹叶。如果那是草叶,那么整幅画就出现了大鸟倒悬于细树枝上的不协调的观感。如果是竹叶,竹竿与树干一样都在画外,那么画面就得倒过来看,一切都变得非常合理而协调。而竹叶还有“祝愿”的寓意,祝好鸟登上高枝。

  图2中还有一些细节也值得细细玩味。画面上配了两只昆虫,可理解为蝴蝶或蜻蜓,在“好鸟”周围上下飞舞,这是“好鸟”有吸引力的象征。树枝上开着一朵又大又艳的鲜花,也是一种鸟为“好鸟”的暗示和陪衬。而“好鸟”微微张着的嘴,则表示它在“高枝”上为民发声,是能给浊世小民带来希望的清官!

  从上述分析可知,晚明瓷器这一类花鸟图的画法初看似有些怪异,其实并不出格。只要找对观赏的视角,看懂它们的画意,应该说这绝对是一个寓意深刻的瓷画好品种!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好鸟高枝图》:浊世小民盼清官-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