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琉璃之尘世 栖息之自由——从方向作品中探寻传统山水画的文脉与精神

时间:2023-12-3 19:02:04  来源:中国文化报

   结合方向近期个展“琉璃尘世”来梳理其作品,我们可以发现“思考和探索中国传统山水画艺术及其精神在当代新的可能”一直是他创作的根本所在,他以独特的视角观察人与社会的关系,思考当今时代各种社会现象内在的逻辑与现实意义。同时,深刻考察和体验传统中国山水画的文脉与精神,将它所蕴含的哲理和艺术方法与当下的社会进行对比。通过不断地“外观内省”式的艺术实践,方向探讨相应的笔墨语言及表现形式,作出独特的艺术解答。

   方向对当代社会、文化和生活观察的结果,便是他对中国山水画游观精神的理解与实践。在不断地探索和实践中,才能积淀足够多的经验和情感,才能将这些经验和情感自然地融入于笔墨的书写之间,或许这也正是方向在今天各种“观念”盛行的当代艺术里保持足够清醒的原因所在。同时,它是一个连续性的过程,很难用简单的阶段对其艺术进行定位或界定。直至今天,方向依然坚持在艺术上不断推陈出新。他立足于传统山水画的精髓、坚持笔墨的精神,运用更具批判意识的当代思维观照社会现实,针对不同的命题进行思考和探索,今天的方向呈现出一种更为轻松与写意的状态,就像洗净铅华渐呈本质,他将对时代的思考和观照用笔墨语言来呈现当代图景,引人深思,给人启发。

   在此次广东美术馆的个人展览上,方向又再次突破了以往的题材内容,其中《夜行》《燕岩》两幅作品大刀阔斧地使用浓重的笔墨,增加了神秘感和庄严感。既有对现实图景的再现,又有对往事不可追的象征意义。近期作品《天香》《寒鸦》《归霞》《景山》通过画面的抒情性表达,与观者体会“共振”“共感”“共鸣”的生命情感,既“欲以观其妙”,也“欲以观其徼”。这是自然之景、生命之感、艺术之情相呼应、激荡的结果,他把自然山水建构出“人化”的观念,从而走向诗意的人生与世界,旨在使生命的家园进入清朗、澄明及敞亮的“神气”之境。尤其在《天香》的画面经营和语言处理上,有一种脱离尘世的恍惚之境,琉璃的城墙,斑斓的天空,建构出一种可行、可望、可游、可居的生命场域,探索“人之所以为人”的本体价值与存在意义。方向在场景的整合中,臻于诗意之妙境,通于栖息之自由。

   方向的作品在“远”与“近”、“前”与“后”、“浅”与“深”、“显”与“隐”、“轻”与“重”之间层层布局,在灰调里面追求极致的变化,往往有“一番晓意”,他提取了天地秩序的精妙与微妙之处,给人毫无违和自然之感。他在“无规律性”中找到“规律”,正是他所追求的“无法之法”。自然界中的一切成为方向体察、静观、理解、思辨的对象物。他更侧重于对事物具体形质的超越,体验事物的生命际遇。观者当面对万物的体验由物质性的自然界提升到对充满生命意义的宇宙的体验时,在现实世界中体验出一个意义的世界。

   品读方向的作品,可以感知方向近期孕育出了浮沉、升降、动静、相感的生命律动,在这种整体关联中,笔墨秩序的结构性和层次性更加丰富,对“生生之德”的生命体验进一步转换为笔墨语言,笔墨的灵动感与通透性更加具有个人的心性表达。方向从大家所熟悉的都市题材出发集中呈现了一批以北京为母体的创作,紫禁城下的车水马龙,香炉峰巅,野色年华,寒鸦栖飞,《御花园》《北海团城》《鼓楼》《文津街》这些熟悉的场景,在方向的笔墨之下,多了一份温情、一份淡然,在典雅细腻的生活中感受世界的美。他重视生活温情,亲和世界。这些具有历史厚重感的皇家建筑在方向的笔下有了一种人间温度和灿烂烟火。四季的北京,有春的灿烂,有冬的沉寂,优游流转。在此基础上,方向运用更为概括的结构对空间进行布局,将本不存在同一现实空间的符号,按照自己的理解进行重构,形成一种“超现实”的图景,如作品《生命之浅》《澄怀》,给人以哲思。他的作品都非强调对生活、地域文化等的细致体验,在写生作品的形成过程中则注重对这些体验的深层表达及其美感,笔画交织形成的篇章段落和最终作品又具有整体耐人寻味的诗意。

   方向将笔墨表现直接带入了一种心境的书写表达之中。书写的内容,有着观者能直接解读的江山风月、山河图景,也有着澄怀味道的叙事与哲理,这是一种充满哲思的诗意表达;通过对某些独具当代价值的社会生活的择取,反思其深层逻辑,结合中国山水画艺术特有的内省精神,从笔墨语言和画面空间的建构,到整体意境的经营与呈现,无不体现出方向作品及其艺术独有的对时代的深刻解读和来自生活又高于生活的恬静自然。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