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用烟火探寻宇宙 仿佛是踏上回乡之路

时间:2022-1-15 17:22:48  

《昼夜托雷多》 蔡国强 火药、画布2017 蔡文悠摄,蔡工作室提供

《“乌菲齐研究”:花神第三号》 蔡国强 火药、画布 2018 赵小意摄,蔡工作室提供

《黑光No.1》 蔡国强 火药、画布 2020 Christopher Burke摄,蔡工作室提供

《结构》 火药、画布 2019 蔡文悠摄,蔡工作室提供

◎剀弟

  远行与归来不仅仅意味着一个艺术家以家乡为圆点的启程和归程,而是作为地球上个体、对外部、对世界、对宇宙以作品展开的一次次幻想和真实的对话。

  继2014年蔡国强在上海当代艺术馆的个展之后,“蔡国强:远行与归来”来到浦东美术馆,作为开馆展之一,共展出119件/组以火药为主及不同媒介的作品,二楼三大展厅和公共空间呈现了艺术家的“一个人西方艺术史之旅”精选作品,以及与中国文化精神和他视为永恒之乡的宇宙的对话,包括艺术家首个VR虚拟现实体验作品《梦游紫禁城》;四楼多功能厅展示艺术家对话绘画初心的早期作品,以及由洛杉矶盖蒂文物保护研究院策划的展中展“媒材的远行”。

  绘画梦的破灭

  新艺术语言的开始

  提起蔡国强,“火药艺术家”的称呼已经成为他的个人“品牌”。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天空的“大脚印”到老家泉州惠玙岛海边升起的“天梯”,他以火药为媒的世界各地的爆破项目,让世人认识了一个充满想象力、乐观且大胆“玩火”的艺术家。“虽然作品搞观念、搞爆炸,但童年的艺术家梦,其实是画家梦。”蔡国强少年时曾梦想做一个画家,他1957年出生于福建泉州,小时候就喜欢画画,也做过演员,进了家乡的剧团,后来到上海进修舞台美术设计,一边学习一边写生画画,尝试了各种风格,但是当时他的油画、水彩画内容和风格并不入主流。

  可能是家乡那种兼容并蓄的精神和渴求大胆表达的心性,让蔡国强找到了火药这种媒材,先是在画布上用小火箭打,有时把画布都烧坏了。1986年到日本后,机缘巧合得以开展火药画的实验,蔡国强才慢慢开始脱离颜料,用火药在画布上“炸”出作品。等到他去美国时,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风格,找到了自己的艺术语言。

  从小镇爱表现的文艺青年,到异乡以艺术求生的艺术家,格列柯是蔡国强艺术上的导师和精神上的对话者,他曾携大女儿重走了一趟格列柯人生的重要地点。格列柯也是一个在异乡漂泊中实现艺术成就的大师,他不随大流,坚持自己的风格,作品中可见人的情绪和状态,刻意走形,但重神似,被称为表现主义的先驱。

  火药画的魅力

  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

  与格列柯三十多年的精神对话促成了2017年开始蔡国强与各大美术馆和艺术机构合作的项目,艺术家称之为“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包括普拉多美术馆、乌菲齐美术馆、古根海姆美术馆、俄罗斯普希金国家艺术博物馆、那不勒斯国家考古博物馆、庞贝考古遗址等世界重要的美术馆和艺术机构。蔡国强观看馆藏作品,与策展人交流、学习,然后创作火药画,不仅重温作品和风格,更在探寻一种绘画的精神,将西方艺术史与东方精神进行对话。

  这一趟“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从西班牙藏有众多名画包括格列柯作品的普拉多美术馆开始,这也是蔡国强首次大量使用彩色火药完成的作品,现场观感相当令人惊艳。

  一进入浦东美术馆2楼展区内,“对话巴洛克艺术与西班牙黄金时代”主题作品就爆炸般地出现在眼前。巨大尺幅的作品,好像经历了一场硝烟,劫后余生中慢慢浮现出了城市、古迹、人物、动物,火药材料爆破引起的气流化成画布上色彩的动势,而由艺术家通过纸板模型和不同压力的控制所留下的形,精准而又模糊地透露了西班牙黄金时代作品的轮廓。

  《昼夜托雷多》融汇这个城市一天不同时段的光影能量,并被一种强大的气场所唤醒。《鲁本斯〈月神与公羊人〉》中鲁本斯充满肉感和激情的印象被蔡国强用另一种形式呈现,在这里,火药画突出的绝不是对形象的静态复刻,而是一种氛围的呈现,一种被凝固下来的瞬间。

  艺术家的感性和工匠般的能力,以及画面里的冒险感和绘画性,这些是蔡国强从普拉多美术馆杰作中感受到的绘画精神,也在他作品中呈现了。

  “火药画的感性,来自我,也来自材料。在画布上做火药试验,这样率真呈现的效果,作为抽象画挺迷人的,我还期待它能释放更高远境界的精神。”

  “与外星人恋爱”

  浪漫宇宙的烟火气

  早期蔡国强的艺术实践就横跨了绘画、装置、录像以及行为艺术等不同的形式。1986年底至1995年旅居日本期间,他慢慢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也同步推进爆破规模和形式,形成了今天最负盛名的室外爆破计划。以宇宙万物为标尺,艺术家的想象力几乎没有地域空间的限制。

  在浦东美术馆的中央展厅是蔡国强为场地特别打造的新作《与未知的相遇》,这是在30米挑高空间中的动态灯光装置,有飞船、外星人、爱因斯坦、地球、人类、猿猴等形象,以及加加林回到地球后的第一句话“The Earth Is Blue”等字样,以电脑控制灯光变化,成为一个具有动感和奇幻想象的空间。

  这个作品对应了蔡国强2019年11月在墨西哥完成的《未知的相遇:墨西哥宇宙项目》,项目的纪录片和艺术家的创作手稿也同步在美术馆展出。

  纪录片描述,从2019年往前数500年前,西班牙人抵达阿兹特克帝国首都特诺奇蒂特兰,阿兹特克人以迎接神的规格迎接了西班牙人,远远没有想到后续自己的悲惨命运。《未知的相遇:墨西哥宇宙项目》并没有仅仅留在这一段故事中,而是以玛雅文明的自然宇宙观出发,将不同文明中“脱离重力,拥抱宇宙”的故事,以墨西哥烟花塔的形式表现出来。我们看到在乔鲁拉大金字塔脚下,夜空中“宇航员”随着火箭升空,外星人与地球人谈恋爱……随着一万支火箭一支支地燃烧,颗颗火箭冲向天空,拥抱宇宙也让观众的心情走向高潮。

  这不是蔡国强第一个以宇宙为题的项目。早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开始了《为外星人做的计划》系列,这个系列有超过30个连贯性的计划,其中最为著名的包括1993年的《万里长城延长一万米:为外星人做的计划第十号》,通过这些计划艺术家形成了统一的时空和宇宙观念。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蔡国强重读自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笔记,将《为外星人做的计划》一些未实现的项目做成火药画,重温了艺术家年轻时思考的宇宙问题。“宇宙是我这个仰望星空的绘画少年的永恒之乡,每当以中国发明的火药为媒材探索宇宙主题的创作时,就仿佛踏上回乡之路。”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