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新闻 >艺术传真> 正文

情系龟兹 传移模写----龟兹壁画复原线描的心得体会

时间:2020/11/17 22:19:36  来源:新疆克孜尔石窟研究所 郭峰

龟兹壁画复原线描的心得体会

 新疆克孜尔石窟研究所     郭峰

 2020年11月

1、龟兹概况

2、龟兹石窟群

3、龟兹壁画艺术特点

4、龟兹壁画复原临摹心得

一、龟兹概况

  龟兹地处南疆塔里木盆地北缘,北倚天山通乌孙(伊犁河谷),南越沙漠连于阗,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在历史上曾一度成为西域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汉代的西域都护府、唐代的安西都护府均曾设置在此。龟兹不仅具有极高的历史战略价值,而且是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枢纽和佛教文化进入中国的首站之一,遗存文物遗址众多、种类丰富,尤其以石窟等佛教文化遗产为最。

二、龟兹石窟群

  龟兹石窟群是古龟兹国境内石窟的总称,是现存龟兹佛教文化遗产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闻名中外的艺术宝库。包括克孜尔石窟、库木吐喇石窟、森木塞姆石窟、克孜尔尕哈石窟、玛扎伯哈石窟、托乎拉克埃肯石窟、台台尔石窟和温巴什石窟等20多处石窟。

  龟兹石窟群的兴建年代,大约自东汉至宋代。龟兹地区西承印度犍陀罗佛教的絮脉,东启新疆以东内地佛教的发展,是北传佛教的重要纽带和阶梯。

克孜尔石窟外景

三、龟兹壁画艺术特点

  龟兹石窟的艺术成就集中反映在瑰丽多彩的壁画上,其内容呈现鲜明的北传佛教特征。龟兹壁画既有部分阐明早期佛教的四谛因缘等哲学理论,又保存了回鹘及汉地大乘佛教遗珍,其融合多种文化要素、兼容并蓄的风格特征在世界各地的佛教遗址中非常罕见,对佛教文化和美术史而言,是宝贵的视觉形象资料。

  龟兹壁画采用勾线、平涂和晕染相结合的传统工笔重彩画法,主要用铁线描,以青、绿、红、黑、白色为主调,构成形、色、质和线面结合的绘画关系,“线即是形,形即是线”,色调瑰丽明快,形成独特的西域画风,表现出绘画和建筑融为一体的强烈感染力和精神震慑力。 在中外绘画史上,龟兹壁画在公元四至六世纪时期代表着世界范围内的宗教绘画高峰,在造型审美观以及规模、数量和壁画绘制的综合性工艺技法等方面都达到了当时世界各地难以超越的水准。

克孜尔石窟第84窟主室壁画《吉祥慧女之死》

克孜尔石窟第114窟主室券顶左侧壁菱格本生故事

库木吐喇石窟新2窟穹窿顶

十三菩萨之一

  克孜尔石窟第199窟右甬道外侧壁“善财与悦意” 本生故事

克孜尔石窟第171窟主室券顶中脊《天相图》

 克孜尔石窟第38窟主室券顶中脊《天相图》

阿艾石窟主室右侧壁《佛、菩萨和千佛》

克孜尔石窟第77窟出土泥塑彩绘菩萨头部

       (现藏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库木吐喇石窟出土泥塑彩绘菩萨头部

(现藏于日本东京博物馆)

四、龟兹壁画复原临摹心得

  01、复原临摹壁画的原则

  02、龟兹壁画的绘画风格

  03、复原临摹的方式与方法:按照复原壁画人物等形象残缺部位的形态说明可分为局部复原、整体复原和创作式复原

  1、复原临摹壁画的原则

  临摹是需要亲近临写原本又得其精髓的一门学问,要尽可能接近“实像”,即忠实于壁画原作,不可编撰。尤其是复原壁画图像破损的局部或整体,必须收集齐全相似的壁画形象作为参考资料并鉴别出处,做到“物必有证”,绝不能随意填补,凭空臆想。

  在熟悉龟兹石窟各种类型洞窟壁画的基础上,再进行具体比对研究,找到相同时代风格、题材的同类形象,掌握造型特征、衣冠样式和表现方法等规律后,才能做到在有把握的基础上尽可能完整复原。

  在临摹对象的选择上,一般遵循以下原则:

  第一,是在佛教题材内容中精选绘画性强、富有生活气息和最精美的部分(其中还包括不同服饰的善男信女的供养人像);

  第二,在形式上力求呈现龟兹壁画的多样性,不同时代的不同洞窟的壁画风貌差异很大,而且造型规律和表现手法也大不相同;

  第三,有意识选择损毁较严重,却最有代表性、题材少见的壁画。

  2、龟兹壁画的绘画风格

  龟兹壁画分为龟兹风格、唐风和回鹘汉风三种绘画风格,不同绘画风格的线描又具有不同的形态

唐风

库木吐喇石窟第12窟主室券顶《千佛》

库木吐喇石窟第11窟《菩萨》

库木吐喇石窟第13窟主室券顶右侧壁《一佛二菩萨》

回鹘汉风

库木吐喇石窟第45窟主室右侧壁《佛像》

库木吐喇石窟第43窟主室券顶右侧壁《菱格因缘故事》

库木吐喇石窟第43窟主室券顶右侧壁《菱格因缘故事》

库木吐拉石窟第79窟主室佛龛正壁《回鹘王礼佛图》

龟兹风格

克孜尔第188窟主室正壁

克孜尔石窟第123窟主室右侧壁 《化现千佛的神变像》

克孜尔石窟第224窟后甬道正壁《焚棺》

克孜尔石窟第224窟右甬道内侧壁《阿阇世王闻佛涅槃灭绝复苏》

克孜尔石窟第114窟后甬道正壁《焚棺和第一次结集》

                                 线描 /原壁画

  复原临摹的方式和方法:

  对于壁画出现的残破、变色、表层色彩脱落现象,严重影响辨识图像,复原临摹按照复原壁画人物等形象残缺部位的形态分为局部复原、整体复原和创作式复原。

  (1)局部复原现存壁画人物等形象的局部如面部、手脚、服饰等残损的部位,全部复原成为造型清晰完整的形象。

克孜尔石窟第4窟右甬道内侧壁《阿阇世王闻佛涅槃闷绝复苏》原壁画/摹品 2012年

克孜尔石窟第7窟后甬道右端壁《善爱乾闼婆王及其眷属》原壁画/线描/摹品  2014年    

位于克孜尔第7窟后甬道右端壁

  在菩提树下绘一对真人大小的男女像,肤色一深一浅,交脚而立,互相凝视。左侧男子着菩萨装,袒露上身,下身蓝裤薄衣贴体,帔巾绕身;右侧女子穿世俗装,上身为紧身胸衣,下身穿喇叭状裙裤,双手弹奏弓形箜篌。乾闼婆为佛教护法神八众之一的乐神,善爱乾闼婆王骄慢恣肆,不敬佛法。佛在涅槃前乃化身为乐神,手持琉璃箜篌,与善爱比试技艺。几番弹奏后,善爱自愧不如,遂虔心皈佛,奉侍帝释,习奏伎乐。

  此图保存较完整,只需复原人物面部及连接因局部破损、划痕而断开的线条,复原比较容易。另外克孜尔石窟80、92、118、123、163、171、175、178、179、224等窟也有此题材壁画可作为参照。这也属于局部复原临摹。

  近来,也有学者提出这对天神像的身份应为阿育王夫妇或魔王夫妇像。

克孜尔石窟第17窟主室券顶右侧壁《菱格本生故事》

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17窟主室前壁门道上方《弥勒菩萨兜率天宫说法图》

   克孜尔石窟第17窟主室前壁门道上方

《弥勒菩萨兜率天宫说法图》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38窟主室前壁门道上方 《弥勒菩萨兜率天宫说法图》

位于克孜尔第38窟主室前壁上方半圆端面

  在象征宫殿建筑的拱形龛下,画面中心为弥勒菩萨交脚坐于方形高座上,头光、身光具足,头戴三珠冠,袒露上身,披璎珞,帛带绕身,佩戴项饰、臂训和璎珞等,双手在胸前作说法印,下身穿裙裤,其身形稍大于周围的天众,头冠两侧缯带飘扬。菩萨左右两侧各绘上、下两列听法天神,他们或合十礼敬,或面面相对,交流听法的心得。均戴单珠冠,宝缯飘扬,有头光,交足坐于方座上。弥勒菩萨是未来佛,他光明灿烂的形象超越了普通的天神。弥勒在美妙的兜率天为诸天讲法,这是他降诞人间成佛前的最后一次历练。 也有学者认为画中的菩萨应为兜率天上的释迦。

  原壁画中有两块壁画于1906年被德国探险队揭割盗取,菩萨面部也残毁不清,结合流失海外的壁画残片,画家对缺失的听法菩萨进行了复原,并复原了中央菩萨的面部。属于局部复原。

   克孜尔石窟第38窟 《弥勒菩萨兜率天宫说法图》摹品 2007年  

  克孜尔石窟第38窟 《弥勒菩萨兜率天宫说法图》 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38窟后甬道正壁  《涅槃图》

原壁画/摹品   2007年

克孜尔石窟第38窟 《涅槃图 》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38窟主室券顶左侧壁菱格画

克孜尔石窟第38窟主室左侧壁《佛说法图和天宫伎乐》    

克孜尔38窟主室左壁题材从上到下分别是天相图、菱格本生因缘故事、水生动物、天宫伎乐、佛说法图、垂幛纹380cmx320cm  线描/摹品  2007-2008年   

 克孜尔石窟第38主室右侧壁 《天宫伎乐》原壁画/线描/摹品

克孜尔石窟第38主室左侧壁《 天宫伎乐》原壁画/线描/摹品

克孜尔石窟第48窟后室顶部《飞天》

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80窟后甬道左端壁《梵天与帝释天》原壁画/线描/摹品

克孜尔石窟第163窟后甬道左端壁《阿难》原壁画/线描/摹品

克孜尔石窟第81窟主室左侧壁《须大拏本生》 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99窟主室正壁龛右侧《帝释天与梵天》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92窟券顶右侧《 禅定比丘》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98窟主室前壁

《 降魔变》原壁画/摹品 2016-2017年

克孜尔石窟第171窟后甬道右端壁《善爱乾闼婆王及其眷属》

                              原壁画/线描/摹品  2007年

克孜尔石窟第179窟主室前壁门道右侧《护法龙王》

                          线描/ 原壁画

克孜尔石窟第179窟主室前壁门道右侧《护法龙王》

原壁画/摹品  2002年

克孜尔石窟第186窟主室正壁《帝释天及其眷属》

原壁画/线描/摹品  2012年

克孜尔石窟第186窟

《五髻乾闼婆及天人像》原壁画/线描/摹品.2015年

克孜尔石窟第193窟主室前壁右侧《龙王》

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198窟右、左甬道内侧壁《供养人》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205窟主室右券顶菱格

《白犬因缘》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205窟主室前壁门道左侧《龟兹王托提卡和王后斯瓦扬·普拉芭及引荐僧》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224窟主室券顶中脊《须摩提女请佛缘》原壁画/线描

库木吐喇石窟第23窟后甬道右端壁《护法神》

线描/原壁画

森木赛姆石窟第48窟主室正壁《天宫伎乐》

森木赛姆石窟第48窟主室正壁《天宫伎乐》摹品2013年

克孜尔尕哈石窟第14窟  右甬道内侧壁   

《龟兹供养人》    原壁画/摹品

克孜尔尕哈14窟   右甬道内侧壁  《 龟兹供养人》局部线描

  (2)整体复原

  现存壁画题材内容中表现众多人物的组合关系里有一个甚至多个人物缺失,依据对应佛经内容找到别处相似人物形象作为参照物,全部复原成为造型完整的画面。

克孜尔石窟

第47窟后室左端壁

《比丘》

克孜尔石窟第47窟后室左端壁

《比丘》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27窟主室前壁《弥勒菩萨兜率天宫说法图》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27窟前壁《闻法天人》原壁画/线描

克孜尔石窟第175窟右甬道内侧壁《比丘像》

   原壁画/摹品  2008年

克孜尔石窟第175窟右甬道内侧壁《比丘像》 线描

库木吐喇石窟第31窟主室正壁《天宫伎乐》

原壁画/线描

库木吐喇石窟第31窟《天宫伎乐》摹品 2019年

森木塞姆石窟第32窟后室顶部《 天人》

线描/原壁画

  (3)创作式复原

  以克孜尔石窟第110窟的六十幅佛传故事为例,对完全损毁的16幅壁画进行补全原本完整的壁画图像,依据佛传经典中关于释迦牟尼一生行迹的相关记载,结合原址壁画(以及参照龟兹石窟其它洞窟相关的壁画内容)和流失国外的此窟壁画及印度、犍陀罗地区发现对应的佛传故事图像,关于此窟被揭取壁画,德国、法国等机构和博物馆公布了各国早期探险队拍摄的旧影以及现状照片,可作为复原式临摹的参考资料。对其损毁壁画进行重构,此项工作还在进行中。此可谓创作式复原壁画的最佳范例。

克孜尔石窟第110窟主室左侧壁佛传故事

克孜尔石窟第110窟主室右侧壁佛传故事

克孜尔石窟第110窟主室正壁佛传故事

  临摹壁画是一种修行方式,绘画即修行,笔笔趋净如念念逐空,终入笔时见真心示实情,而观者亦能对示真心而感动。作画离苦得乐、泰然安定,定能生慧、定慧双修。绘画的最高境界就是明心见性。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