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来,张尧俊摄影创作进入了喷发期,创意作品成系列地面世,不是一两张照片入选某项影展或得奖,而是极具 个人创意的系列照片,似画非画,气韵挥洒,别有一番意境。

  从“讲张”太湖展览开始,张尧俊摄影作品就有底色变化的尝试,在后期制作上有了更充沛的个人感情表达。此后更有“花鸟小品”和“水韵”山水摄影作品。上一次是“水韵”,这一次是“石纹山水”,利用岩石肌理表现山水境象。水韵展示水之灵动,石纹则呈现石之风骨。

  部分作品经旅居奥地利的艺术评论家苏州同乡刘定国介绍,推荐至韩国三个城市展出,深获好评。文艺界诸多友人也竞相观摩,多有赞叹称奇、出人意表之感,一时赞誉如潮。

  著名画家贺野一见之下,就很喜欢,欣然提笔写下“意境云山外,丹青摄影中”联句赠尧俊。贺老艺术眼光锐利独到,意境者,中国书面艺术之终极追求。贺老的评语既赞赏了摄影作品中的画意,无疑也是肯定了这种新尝试的思路。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不独是赠给尧俊的,也是给摄影家们的提携和鼓励。因此说此次“石纹山水”摄影展也是尧俊和摄影界同仁对贺老的告慰和缅怀。

  有人问,作者是画家出身吧?非也。尧俊成长于红卫兵时代,父亲是擅写榜书的工艺能手,胞兄是著名书法家兼摄影家。

  要找艺术因子的话,说来简单,无非是社会影响加个人爱好,或说是传统文化的影响力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浸润着每一代人。尧俊待人热心,交友诚恳,因而人缘极好。对于有助于求知学艺的友人更是珍重,对于兄长前辈尊敬有加,往往与学艺有成的长者成为亦师亦友的关系。在与友人的交流互动、切磋学习中,尧俊也不断获得了创新的灵感和进步的激励。

  天然的艺术爱好与一点悟性,有幸逢上大时代的改革机遇,加上自己的努力,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尧俊充分汲取了中国传统绘画的独特意境,融汇在了摄影作品后期制作的创意中。从古至今,美感永远是相通的,最传统的也常常可以成为最新颖的,不仅仅在于山、水、石,很可能还会激发现代人更多的感悟与共鸣。

  盛宴散席后,如何面对观众更多的期望?不忘初心、努力闯关是艺术实践者永无止境的追求。借用大学者王国维的境界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有时候千里万里苦苦追寻的“创新”之路,最终往往会回归到传统审美的精神秘境。但这种回归并不是对传统的重复,而是对传统的再创作和提升,是将自身情感、思想熔炼之后一番新的表达。

  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尧俊一直是那个肩背相机行走在路上的人。探索美、记录美、创造美也会是他无止境 的人生方向,人们又将刮目相待。

 

朱熙钧
2020.8.15

  当视觉借助于相机,记录了仅是客体的片段。构图与层次、色泽和明暗……依然是作者常态的选择。

  纵观张尧俊先生创立的“石纹肌理山水”系列摄影作品,为之震撼!作者的胆气与才能尤其他那独特的审 美视角,再创了摄影作品的映象之美。

  在作者潺潺情思的浸透下,眼际的物象不再是单一的视觉再现,恰恰是一种再创的“意象”片段。在大自 然万千物景中,作者发现并撷取了纯自然的“语言符号”,在主观意愿的驱动下,经营出炫目且给予人“印象” 深刻的冲击力……

  他,显然没有满足于物象的再现,而是以自身的概括力,加之对形态的把握,通过有机的谋划、布局,极 尽地在构图上应用,以娴熟而巧妙地扎实功底,使光影、透视;虚实、起伏等基本要素,成为“再现艺术”的 辅助手段,这种突显的意象图境,无疑既融染了传统东方美学的气韵,又呈现了印象主义的色彩饱满,用形态 的变幻造就了视觉张力。

  凡有所作为的艺术家,总是面临着能否在其作品中,闪烁起个性的光束,这需要艺术家们对形式的自我突破, 并寻找出适合于自身气质特征的表现手法,从而构建起崭新的艺术作品。张尧俊先生显然迈出了这一可喜可贺 的步伐,为摄影业内同行们起到一定的启示。

  我们关注他的现在,更期待着他来年的硕果……

 

刘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