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粟初开晓更清

时间:2020/11/24 文章来源:收藏快报 李喜庆/山西阳泉


  唐末农民起义领袖黄巢起义前,曾到京城长安参加科举考试,但没有被录取。科场的失利以及整个社会的黑暗和吏治的腐败,使他对李唐王朝益发不满。于是奋笔疾书写了一首诗《不第后赋菊》:“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写出了菊花的得意和绚烂,而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宋朝朱绍宗的《菊丛飞蝶图》(见图)却是用含蓄、谦卑、轻柔来描摹菊花的。

  朱绍宗,宋朝人,擅长画人物猫犬花禽,描染精邃远过流辈,隶籍画院。这幅《菊丛飞蝶图》中的菊花,攒聚在一起,迎风怒放,灿若文锦。黄菊澄澄,白菊皎皎,蓝菊妍妍,紫菊灿灿,竞相斗艳;茂密的叶片或用赭石、或略入汁绿、或稍加藤黄染出,以示老嫩不同的色彩。右边有一只蜜蜂逐花翩然而至,将触角伸向盛开的花蕾;左上角一只花蝴蝶上下翻飞,似在嗅菊花的馨香,给画面增添了动感。此画疏密有致,充满了富贵典雅的气象,花瓣、叶片的勾染皆极为精工,花心用白粉点染,增加了立体感。后世人赞誉此画“描染精邃,远过流辈。”

  此画对幅有清乾隆御题诗:“趋炎殊众卉,放英独于秋。舞去风全香,承来露半流。绘者具神解,渊明晤庄周。”钤“八征耄念之宝”朱文印、“自强不息”白文印。

  篱边菊花,次第开放,姹紫嫣红,美不胜收,它是金秋最美的花卉,此时此刻,观赏菊花心情自然惬意,并对菊花的不畏严寒,傲霜怒放的品质产生由衷的敬仰之情,进而羡慕古人爱菊的高洁情怀。屈原把菊当作美食,他在《离骚》中说:“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晋人葛洪《抱朴子内篇》记,南阳郦县山谷有一条小溪,谷中长满菊花,花落水中,加以时日,溪水变得异常甘甜,人称甘谷水。附近居民都饮甘谷之水,“食者无不老寿,高者百四五十岁,下者不失八九十,无夭年人,得此菊力也”。而东晋大诗人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辞官归隐,躬耕园田,饮酒赋诗,逍遥适意,他最爱菊花,将菊花看作松树一样的品质,“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褒扬松菊之高洁坚贞。当然在陶渊明的心目中,菊花更是隐逸的象征,“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何等的洒脱自然,这让后世人是多么的羡慕,千年之后,明代政治家于谦经过陶渊明种植菊花的菊江亭时不由发出“杖履逍遥五柳旁,一辞独擅晋文章。黄花本是无情物,也共先生晚节香”的感叹。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021-53520903,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金粟初开晓更清-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