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美术

上一页
1/32页 共932

鉴赏|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两幅俄罗斯巡回画派作品

时间:2023-11-21 21:36:38 文章来源:澎湃新闻

  19世纪后半期出现的批判现实主义流派——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Передви?жники,英文:Peredvizhniki),在俄罗斯艺术史里有着极高的声誉。由于历史形成的原因,这个画派在中国绘画界,也有着很深的影响。与此不同的是,这一画派在欧美艺术的架构图里,一直没有得到很高的地位和评价。

  在欧美的主要艺术博物馆里,很少能看到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画家的作品。但是由于机遇和偶然,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却收藏了两位最著名的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画家伊利亚·列宾和阿尔希普·库因兹的两幅杰作。 这些画作对于博物馆来说是宝贵的资产,在欧美的大型艺术博物馆里,这样的例子不太多。

  西方那些著名的大艺术博物馆,对于俄罗斯艺术中普遍感兴趣的是稍后的俄罗斯现代主义先锋艺术。形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很复杂,有各民族之间文化排斥的问题,也有对于艺术本质要求认识的差异,更多的是,对于绘画艺术作品中的“文学性”表达是其内在的功能还是外在的功能的看法有很多分歧。同样的,这个问题也是中国绘画圈里常常争议的问题,这么好的画派,为什么没有在世界艺术史中占据更加重要的地位。要想讲清楚这个问题,需要很专业的详尽论述,这不是本文写作的目的。

  也许就是这个客观的现实,我们在欧美的主要艺术博物馆里,很少能看到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画家的作品。但是由于机遇和偶然,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却收藏了两幅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代表性艺术家的重要作品,这就显得非常珍贵了。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了19世纪两位最著名的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画家伊利亚·列宾 (沙俄、乌克兰画家Илья Ефимович Репин,国籍:俄罗斯+芬兰) 和阿尔希普·库因兹 (Архип ?ванович Ку?ндж?,希腊血统,生于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国籍:俄罗斯) 的两幅杰作。 列宾和库因兹都出生在现在的乌克兰,但都是沙俄时期巡回展览画派的重要成员,这个画派的艺术家,拒绝俄罗斯皇家艺术学院的学院派风格,在车尔尼雪夫斯基 “美是生活”的思想引导下,寻求创造更加现实和富有表现力的艺术。

  伊利亚·列宾(Илья Ефимович Репин,1844-1930)被认为是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绘画之父。 他的画作的特点是作品的心理深度、绘画技术的高度掌握和对于社会现象发表自己的看法。 列宾最著名的作品包括《扎波罗热人给土耳其苏丹写信》(1880-1891)、《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伊凡》(1885)和《伏尔加河上的纤夫》(1873)等。

  阿尔希普·库因兹(Архип ?ванович Ку?ндж?,1842-1910)是一位风景画大师, 他是俄罗斯最著名的海景画家埃瓦佐夫斯基的学徒。他的画作以其鲜艳的色彩、丰富的肌理和装饰性的气氛效果而闻名。 库因兹最著名的作品包括《红色夕阳》(1905-1908)、《第聂伯河上的月夜》(1880)和《白桦林》(1879)等。

伊利亚·列宾的《弗谢沃洛德·米哈伊洛维奇·加尔辛肖像》(1884年),布面油画,88.9 x 69.2 cm

  伊利亚·列宾的《弗谢沃洛德·米哈伊洛维奇·加尔辛肖像》(1884年)是一幅有力而感人的肖像画,作品描绘了一个复杂而陷入精神困境的人物。弗谢沃洛德·米哈伊洛维奇· 加尔辛(Все?волод Миха?йлович Гáршин, 1855—1888)是一位俄罗斯短篇小说作家,以写作表现黑暗心理和精神内省的故事而闻名。 列宾的肖像捕捉了加尔辛内心的混乱和他的心理深度。这位画家面孔有着类似害羞的表情,据说列宾第一次见到他,就决心用他的形象创作自己作品中的人物,以至于在第二年,列宾以他的形象作为模特之一,塑造了《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伊凡》中王子的形象。作品中王子软弱、忧伤似乎已经原谅自己的父王的面容,很适合用加尔辛羞怯的面孔来表达。

伊利亚·列宾《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伊凡》(局部)

伊利亚·列宾为创作《伊凡雷帝和他的儿子伊凡》所作的加尔辛头像习作

  还值得一提的是,列宾的另一幅著名画作《意外归来》中的主人公革命者的形象,在排除了初稿中年轻女性以后,列宾用加尔辛的形象取代。甚至在作品出售以后,还多次去收藏家那里做细节修改,让主人公更加接近加尔辛的面容,由此可见列宾对于加尔辛形象气质的兴趣。

伊利亚·列宾《意外归来》第一版 (1883年)

伊利亚·列宾《意外归来》,160.5X167.5cm,(1884-1888年)

伊利亚·列宾《意外归来》细节(1884年)

伊利亚·列宾《意外归来》素描稿(1884年)

  在列宾完成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这幅作品四年以后,加尔辛因为父亲和兄弟的自杀和自己的精神问题而从电梯间跳下而自杀,时年仅33岁。

  下面我们对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这幅画画面做一些分析,列宾的作品以其现实主义和心理深度而闻名。 他精心渲染了加尔辛的外貌特征,但也捕捉到了他的内在本质。 列宾展示加尔辛坐在一张桌子旁,他的手臂搁在一堆杂乱的书籍和手稿上,背景是明亮的黄绿色色调。 脸部经过精心修饰,几乎有一种“釉质”表面。 头部和背景与桌子、书籍和纸张形成鲜明对比,黑色的外套和背景的细节变化有意识地减弱和统一,相比之下,画面的黑暗和光明的对比度更加强烈,使作品表现得令人印象深刻。

  加尔辛和他的朋友们都认为这幅肖像画 “异常忠实”。显然,列宾也很满意。列宾的作品素以“冷酷无情”著称,甚至被说成是残酷的现实主义者,他并没有理想化他的模特。

  伊戈尔·格拉巴尔 (И?горь Эммануи?лович Граба?рь,1871—1960),一位画家和艺术史学家(也是乌克兰人)将这幅肖像画列为列宾的最好的肖像画之一,可以和列宾另一幅最著名的音乐家穆索尔斯基肖像作对比,但与期间完成的其他伟大作品具有相同的水准。

  有资料显示,列宾在画这幅画时表述,尊重巡回画派的艺术宗旨,画家不认为自己有“自由”地画出自己喜欢的东西的权力,而是觉得有义务“服务”并通过回应公共问题来服务社会。

  这幅画在1887年巡回画派第五次展览中展出,一位基辅实业家和收藏家,伊万·尼古拉耶维奇·捷列先科(Ivan Nikolayevich Tereschenko 1854-1903),在1888 年买下了它,价格是 500 卢布。

  十月革命以后的1929 年,咨询工程师鲍里斯·亚历山德罗·维奇·巴赫梅特夫 (Boris Aleksandro vich Bakhmeteff,1880-1951)从法国尼斯的捷列先科的家人那里买到。后来,巴赫梅特夫成了俄罗斯临时政府唯一的驻美国大使,是不是就此将画带到了美国,目前缺乏直接的证据资料。 他的后人1972年以人文基金会礼品公司的名义将这幅画捐赠给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阿尔希普·库因兹《第聂伯河上的红色夕阳》(油画,134.6 x 188 厘米)1905-1908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第二幅巡回画派画家作品是阿尔希普·库因兹的《第聂伯河上的红色夕阳》(1905-1908),这是一幅风景画的杰作。 这幅画描绘了第聂伯河上日落的景色。 库因兹使用了多种技巧来创造这幅画的戏剧效果。 他用厚厚的颜料来营造质感,增强画面的亮度。 他还使用了各种颜色,包括红色、橙色和黄色,来营造温暖和光芒的感觉。

  这幅画也因其构图而引人注目。 画中地平线位置较低,强调了河流和天空的广阔。 河流戏剧性地将前景中的画面分成两部分。 这种划分创造了一种深度感和视角感。是库因兹风格的典型代表。在欧美艺术评论的眼光里,这幅作品和俄罗斯巡回画派风景画里的很多作品一样,有“发光主义”的艺术特点,这并不是一个十分赞扬的归类,美国艺术界也常以这个“主义”来描述美国稍早时流行的哈德逊河画派。

  《第聂伯河上的红色夕阳》于 1908年首次展出,立即受到评论界的好评。 这幅画因其美丽、精湛的技术以及对色彩和光线的创新运用而受到称赞。

  俄罗斯艺术评论家维塔利·塞拉菲莫维奇·马宁(Вита?лий Серафи?мович Ма?нин ,1919-2016)在一本关于 阿尔希普·库因兹作品的书中写道: “在《第聂伯河上的红色夕阳》中,库因兹以太阳崇拜者的身份出 现。在挽歌式的日落图案中,艺术家似乎是一个和平的异教徒。熔融的太阳炽热的色彩, 用强烈的色彩淹没了世界, 然而, 如果不是和平,那么给人的印象却是抒情的沉思,一个强大的白天发光体,被即将到来的夜晚的力量所制服”。

阿尔希普·库因兹《第聂伯河上的红色夕阳》(局部)

阿尔希普·库因兹《第聂伯河上的红色夕阳》(局部)

  马宁继续评论,“在自然元素中, 库因兹试图了解它们相反的原则: 黑夜和白天,冲动和休息, 软弱和力量。月光下的夜晚似乎是宇宙的无底空间。另一方面,太阳位于天球表面。它被解释为两种方式: 和平的、灭亡的,一种愤怒的元素,太阳赋予生命”。显然, 《第聂伯河上的红色夕阳》与民间传说表演密切相关,“红太阳”被理解为生命和美的源泉。

  1910年库因兹去世后, 画作《第聂伯河上的红色夕阳》被转移到库因兹艺术协会, 这是一个成立于1909 年的圣彼得堡艺术家创意协会。1916/1918年,这幅画被卖给了俄罗斯收藏家格里戈里·登博夫斯基(K.B.Dembowski),他用了22,500卢 布。20世纪初,这幅画来到了美国。目前尚不清楚这幅画是如何在 20 世纪初离开俄罗斯的。 有可能是偷运出境的, 它也有可能是被合法地出售给外国艺术品经销商。之后这幅画被转售了三次, 最终于1974年1月被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用罗杰斯基金会(Rogers Fund)的资金买下。这幅画目前陈列在该博物馆的欧洲绘画画廊中。

  这幅《第聂伯河上的红色夕阳》有一个早一点的同名作品,被认为是这幅画的原稿。收藏在乌克兰马里乌波尔的库因兹艺术博物馆。我们可以看到这幅画在修改过程中的变化,其中主要是下部云彩的位置,改动以后,画面气氛更加集中。

  2022年3月,该博物馆遭到空袭被毁,据说库因兹的这幅作品于事前已经被安全转移。

  附带的消息,大都会博物馆重新分类乌克兰艺术家的作品——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在2022年更新了至少三位艺术家伊万·艾瓦佐夫斯基(Ivan Aivazovsky)、阿尔希普·库因兹(Arkhyp Kuindzhi)和伊利亚·列宾(Ilya Repin)的墙上说明,将他们的国籍从俄罗斯改为乌克兰。对于此,俄罗斯媒体迅捷作出了批评的报道。我们不管这里是否有公众的舆论压力或其他因素,由于库因兹当年确实参加了俄罗斯巡回画派,我们这样说学术上站得住脚。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有幸收藏了这两件杰作。 它们都是俄罗斯艺术和巡回展览画派的重要典范。 这些画作对于博物馆来说也是宝贵的资产,无论是经济上还是艺术上。在欧美的大型艺术博物馆里,这样的例子不太多。

 

版权与免责声明:

【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网络媒体,版权归原网站及作者所有;本站发表之图文,均出于非商业性的文化交流和大众鉴赏目的,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或不良信息内容,请您告知(电话:17712620144,QQ:476944718,邮件:476944718@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   
鉴赏|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的两幅俄罗斯巡回画派作品-鉴赏收藏-中国艺术品